<video id="op0lx"><ins id="op0lx"><table id="op0lx"></table></ins></video><video id="op0lx"></video>

<u id="op0lx"></u>
<i id="op0lx"><form id="op0lx"></form></i>
    <wbr id="op0lx"><ins id="op0lx"><table id="op0lx"></table></ins></wbr>
    <wbr id="op0lx"></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人物 >

      • 歐陽修(北宋政治家、文學家、唐宋八大家之一)

         

             歐陽修(1007年8月1日-1072年9月22日),字永叔,號醉翁,晚號六一居士,  吉州永豐(今江西省吉安市永豐縣)人,景德四年(1007年)出生于綿州(今四川省綿陽市),北宋政治家、文學家。  
        歐陽修于宋仁宗天圣八年(1030年)以進士及第,歷仕仁宗、英宗、神宗三朝,官至翰林學士、樞密副使、參知政事。死后累贈太師、楚國公,謚號“文忠”,故世稱歐陽文忠公。
        歐陽修是在宋代文學史上最早開創一代文風的文壇領袖,與韓愈、柳宗元、蘇軾、蘇洵、蘇轍、王安石、曾鞏合稱“唐宋八大家”,并與韓愈、柳宗元、蘇軾被后人合稱“千古文章四大家”。   他領導了北宋詩文革新運動,繼承并發展了韓愈的古文理論。其散文創作的高度成就與其正確的古文理論相輔相成,從而開創了一代文風。歐陽修在變革文風的同時,也對詩風、詞風進行了革新。在史學方面,也有較高成就,   他曾主修《新唐書》,并獨撰《新五代史》。有《歐陽文忠集》傳世。  
        1072年9月22日,歐陽修在家中逝世,享年六十六歲。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北宋景德四年六月二十一日(1007年8月1日)寅時,歐陽修出生于綿州(今四川綿陽),當時他父親歐陽觀任綿州軍事推官   ,已經56歲了。
        大中祥符三年(1010年),歐陽觀去世,年僅4歲歐陽修與母親鄭氏相依為命,前往湖北隨州投奔歐陽修的叔叔歐陽曄。歐陽曄在隨州任推官二十五年,為人正直,尤以廉潔自恃,其為人對年幼的歐陽修產生了重要影響。歐陽曄家不是很富裕,好在鄭氏出身江南名門望族,知書識理,是受過教育的大家閨秀,用荻稈(蘆桿當筆)在沙地上教歐陽修讀書寫字(畫荻教子)   。歐陽曄也不時關懷,總算沒有讓童年的歐陽修失去基本的教育。
        歐陽修十歲時,從隨州大姓李氏家中得到唐代詩人韓愈的《昌黎先生文集》六卷,甚愛其文,手不釋卷,這為日后的詩文革新運動播下了種子。  
         

        科舉之路

          歐陽修的科舉之路可謂坎坷。宋仁宗天圣元年(1023年),17歲的他應試未中,天圣四年(1026年)再試又未取,兩次參加科舉都意外落榜。
        22歲時,歐陽修跟隨知漢陽軍的胥偃前往京師。天圣七年(1029年)春,由胥偃保舉,歐陽修就試于開封府國子監,該年秋天,歐陽修參加了國子監的解試,在國子學的廣文館試、國學解試中均獲第一名,成為監元和解元,又在第二年的禮部省試中再獲第一,成為省元。
        天圣八年(1030年),歐陽修參與由仁宗主持的殿試在崇政殿舉行,唱十四名,位列二甲進士及第。據歐陽修同鄉時任主考官晏殊后來回憶,他未能奪魁,主要是鋒芒過露,眾考官欲挫其銳氣,促其成才。
         

        步入官場

          雖然沒中狀元,歐陽修也獲得了不錯的名次,被授任將仕郎,試秘書省校書郎,充任西京(洛陽)留守推官。金榜題名的同時,他也迎來了洞房花燭。宋代有“榜下擇婿”的風俗,朝中高官都喜歡在新科進士中挑選乘龍快婿。歐陽修剛一中進士,就被恩師胥偃定為女婿。
        天圣九年(1031年)三月,歐陽修抵達洛陽,與梅堯臣、尹洙結為至交,互相切磋詩文。同年,在東武縣迎娶妻子胥氏   。當時他的上司為吳越忠懿王錢俶之子、西京留守錢惟演。
        錢惟演厚待歐陽修等青年才俊,不但很少讓這些年輕文人承擔瑣碎的行政事務,還公然支持他吃喝玩樂。
        而這些青年才俊在吃喝玩樂之余,也會吟詩作賦。當時文壇上流行華麗工整的駢文,歐陽修等人不滿于駢文的卑靡拘謹,而是憑借自己豐富的學識,以效法先秦兩漢的古人為手段,力圖打破當時陳腐的文風,推行“古文”。在錢惟演的支持下,歐陽修等人有了充分的時間去琢磨古文創作。
        后來,錢惟演政治失意,被迫離開洛陽,由名臣王曙接任。王曙管束部下嚴格,不滿于這些人的散漫。有一天,王曙把歐陽修等人集中起來,嚴厲地教導他們說:“你們看寇萊公(寇凖)這樣的人,尚且因為耽于享樂而被貶官,何況你們這些人在才能上比不了寇萊公,怎么還敢這樣呢?”歐陽修卻反駁:“寇萊公后來之所以倒霉,不是因為耽于享樂,而是因為一把年紀了還不知道退隱。”王曙聽后,默然無語。
         

        仕途崎嶇

          景祐元年(1034年),歐陽修被召試學士院,授官宣德郎,回京任館閣???,參與編修《崇文總目》。
        宋仁宗時,北宋王朝積貧積弱的弊病開始顯現,貧富差距拉大,社會矛盾日益突出。景祐三年(1036年),與歐陽修交往頗深的范仲淹著手呼吁改革,他把社會問題歸咎為腐敗,而歐陽修看得更深刻,認為冗官冗員才是根本問題。最終,范仲淹的改革冒犯了既得利益者,受到了打擊,被貶饒州。歐陽修作為范仲淹一派也受牽連,被貶為夷陵(今湖北宜昌)縣令。
        康定元年(1040年),歐陽修被召回京,復任館閣???,編修《崇文總目》,后奉命知諫院。
        慶歷三年(1043年),出任右正言、知制誥。當時,范仲淹、韓琦、富弼等人推行“慶歷新政”,歐陽修參與革新,成為革新派干將,提出改革吏治、軍事、貢舉法等主張。但在守舊派的阻撓下,新政又遭失敗。
        慶歷五年(1045年),范、韓、富等相繼被貶,歐陽修上書分辯,因被貶知滁州(今安徽滁州),后又改知揚州、潁州(今安徽阜陽)、應天府(今河南商丘)等地。
        在滁州,歐陽修寫下了不朽名篇《醉翁亭記》,古文藝術達到成熟。他依舊保持輕松慵懶的態度,為政“寬簡”,使得官民稱便。但就是在這樣的執政方針下,滁州反而被治理得井井有條。
        皇祐元年(1049年)回朝,先后任翰林學士、史館修撰等職。
        至和元年(1054年)八月,歐陽修又遭誣陷被貶。命令剛剛下達,仁宗就后悔了,等歐陽修上朝辭行時,仁宗親口挽留:“別去同州了,留下來修《唐書》吧。”于是,歐陽修以翰林學士留朝,開始修撰史書。與宋祁同修《新唐書》,又自修《五代史記》(即《新五代史》)。
         

        主考禮部

          嘉祐二年(1057年)二月,歐陽修擔任禮部貢舉的主考官,以翰林學士身份主持進士考試,提倡平實文風,錄取蘇軾、蘇轍、曾鞏等人,對北宋文風轉變有很大影響。
        當時有個文學派別“太學體”,領袖劉幾是一名太學生,最大的特長就是常玩弄古書里的生僻字詞。歐陽修的古文向來是通達平易的,最反對“太學體”的文風。批閱試卷時,歐陽修看到一份試卷,開頭寫道:“天地軋,萬物茁,圣人發。”用字看似古奧,其實很別扭,意思無非是說,天地交合,萬物產生,然后圣人就出來了。歐陽修便就著他的韻腳,風趣而又犀利地續道:“秀才剌,試官刷!”意思是這秀才學問不行,試官不會錄??!
        在這次考試中,歐陽修也看到一份較好的答卷,文章語言流暢,說理透徹。歐陽修估計是自己學生曾鞏的,這種文風需要鼓勵,但畢竟是“自己人”,不好取第一,就把這份卷子取成第二。結果試卷拆封后,才發現這份卷子的作者是蘇軾。與蘇軾一同被歐陽修錄取的,還有他的弟弟蘇轍,以及北宋文壇上的一批重要人物。歐陽修以其卓越的識人之明,為北宋及整個中國文學史做了一份突出的貢獻。
        蘇軾考中進士后,給歐陽修寫了一封感謝信。歐陽修稱贊蘇軾文章寫得好,說讀著他的信,“不覺汗出”,感覺自己也該避讓這后生三分。他對蘇軾獎掖有加,蘇軾也沒有辜負歐陽修的期許,最終成為繼歐陽修之后的又一位文化巨人。歐陽修晚年,還經常拿出自己年輕時寫的文章來修改。夫人心疼地規勸道:“這么大歲數了,還費這個心。難道還是小孩子,怕先生罵你嗎?”歐陽修笑道:“不怕先生罵,卻怕后生笑。”這種文學史意識和認真的態度,成就了一代文學巨匠。
        放榜的時候,那些寫“太學體”而自高自大的考生發現自己居然沒有被取中,紛紛鬧事,甚至有人說要到街上截住歐陽修痛打。但仁宗充分相信歐陽修的人品和判斷力,給予了他極大的支持。北宋文風自此一振,就連“太學體”的領袖劉幾,也更名劉輝,重新參加考試,并獲取了功名。
        嘉祐三年(1058年)六月,歐陽修以翰林學士身份兼龍圖閣學士、權知開封府。
        嘉祐五年(1060年),拜樞密副使。次年任參知政事。后又相繼任刑部尚書、兵部尚書等職。
        宋英宗治平二年(1065年),上表請求外任,不準。此后兩三年間,因被蔣之奇等誣謗,多次辭職,都未得允準。
         

        晚年生活

          宋神宗熙寧二年(1069年),王安石實行新法。歐陽修對青苗法有所批評,且未執行。
        熙寧三年(1070年),除任檢校太保、宣徽南院使等職,堅辭不受,改知蔡州(今河南汝南縣)。此年改號“六一居士”。 
        熙寧四年(1071年)六月,以太子少師的身份辭職。居潁州(今安徽阜陽)。 
        熙寧五年閏七月二十三日(1072年9月22日),歐陽修在家中逝世,享年六十六歲。八月,獲贈太子太師。   熙寧七年(1074年)八月,獲賜謚號“文忠”。  
        熙寧八年(1075年)九月,安葬于開封府新鄭縣旌賢鄉。  
        元豐三年(1080年)十二月,特贈太尉。   元豐八年(1085年)十一月,加贈太師,追封康國公。   紹圣三年(1096年)五月,再追封兗國公。   崇寧三年(1104年),改封秦國公。   政和三年(1114年),改封楚國公。  



         

        個人作品


        歐陽修一生著述繁富,成績斐然。他曾參與合修《新唐書》,并獨撰《新五代史》,又編《集古錄》,有《歐陽文忠集》傳世。僅列舉代表作品如下:
        代表作品
        文章 《朋黨論》《五代史·伶官傳序》《醉翁亭記》《豐樂亭記》《秋聲賦》《祭石曼卿文》《賣油翁》
        詞作 《采桑子·群芳過后西湖好》《訴衷情·眉意》《踏莎行·候館梅殘》《生查子·去年元夜時》《朝中措·平山欄檻倚晴空》《蝶戀花·庭院深深深幾許》
        詩作 《戲答元珍》《題滁州醉翁亭》《憶滁州幽谷》《畫眉鳥》
         

        主要成就

        文學成就

        · 
        文章
        · 
          歐陽修倡導的詩文革新在本質上是針對五代文風和宋初西昆體的,可是歐陽修的文學理論和創作實踐都與柳開以來的復古派文論家有很大的不同。在歐陽修主持文壇以前,以西昆體為代表的文風已經受到嚴厲的批評。歐陽修在反對西昆體的同時,還反對“太學體”。
        歐陽修對文與道的關系持有新的觀點。首先,歐陽修認為儒家之道是與現實生活密切相關的。   其次,歐陽修文道并重。   此外,他還認為文具有獨立的性質。   這種文道并重的思想有兩重意義:一是把文學看得與道同樣重要,二是把文學的藝術形式看得與思想內容同樣重要,這無疑大大地提高了文學的地位。柳開等人以韓愈相號召,主要著眼于其道統,而歐陽修卻重于繼承韓愈的文學傳統。
        歐陽修自幼喜愛韓、柳古文,后來寫作古文也以韓、柳為學習典范,但他并不盲目崇古,他所取法的是韓、柳古文從字順的一面,對韓、柳古文已露端倪的奇險深奧傾向則棄而不取。   
          同時,歐陽修對駢體文的藝術成就并不一概否定,對楊億等人“雄文博學,筆力有馀”也頗為贊賞。這樣,歐陽修在理論上既糾正了柳開、石介的偏頗,又矯正了韓、柳古文的某些缺點,從而為北宋的詩文革新建立了正確的指導思想,也為宋代古文的發展開辟了廣闊的前景。
        歐陽修早年為了應試,對駢儷之文下過很深的功夫,同時也認真研讀韓文,為日后的古文寫作打好了基礎。他在洛陽結識尹洙后,便有意識地向尹學習簡潔謹嚴的古文手法,并以古文為主要的文體進行寫作,但也注意形式的多樣化。歐陽修對待寫作的態度極為嚴肅,往往反復修改才定稿。深厚的學養和辛勤的實踐使他的散文創作取得了卓越的成就。
        歐陽修的散文內容充實,形式多樣。無論是議論,還是敘事,都是有為而作,有感而發。他的議論文有些直接關系到當時的政治斗爭,例如早年所作的《與高司諫書》,揭露、批評高若訥在政治上見風使舵的卑劣行為,是非分明,義正辭嚴,充滿著政治激情。又如慶歷年間所作的《朋黨論》,針對保守勢力誣蔑范仲淹等人結為朋黨的言論,旗幟鮮明地提出“小人無朋,唯君子則有之”的論點,有力地駁斥了政敵的謬論,顯示了革新者的凜然正氣和過人膽識。這一類文章具有積極的實質性內容,是古文的實際功用和藝術價值有機結合的典范。歐陽修另有一類議論文與現實政治并無直接關系,但表達了作者對歷史、人生的深刻思考,如《五代史》中的一些序論,對五代的歷史教訓進行總結,并鮮明地表達了作者的褒貶,以及國家興亡在于人事而非天命的歷史觀。又如他為友人文集作的序言,不但對友人的文學業績進行評述,而且抒發了對死生離合、盛衰成敗的人生遭際的感慨,絕非為文而文之作。
        歐陽修的記敘文也都言之有物,如《五代史記》一類歷史散文自不必說,即使是亭臺記、哀祭文、碑志文等作品,也都具有充實的內容,如《豐樂亭記》對滁州的歷史故事、地理環境乃至風土人情都作了細致的描寫。又如《瀧岡阡表》,追憶父母的嘉言懿行,細節描寫細膩逼真,栩栩如生,這種效果決不是虛言所能達到的。
        歐陽修的散文有很強的感情色彩,他的政論文慷慨陳詞,感情激越;史論文則低回往復,感慨淋漓;其他散文更加注重抒情,哀樂由衷,情文并至。例如《釋秘演詩集序》,寥寥數筆,釋秘演、石曼卿兩位奇士豪宕磊落的性情和落拓不偶的遭際已躍然紙上,而作者對兩人的敬重惋惜之情以及對時光流逝、人事變遷的感慨也洋溢于字里行間,感人至深。在歐陽修筆下,散文的實用性質和審美性質得到了充分的顯示,散文的敘事、議論、抒情三種功能也得到了高度的有機融合。
        歐陽修對散文文體的發展也作出了很大的貢獻。他的作品體裁多樣,各得其宜。除了古文之外,辭賦和四六也是他擅長的文體。首先,歐陽修對前代的駢賦、律賦進行了改造,去除了排偶、限韻的兩重規定,改以單筆散體作賦,創造了文賦。其名作如《秋聲賦》,既部分保留了駢賦、律賦的鋪陳排比、駢詞儷句及設為問答的形式特征,又呈現出活潑流動的散體傾向,且增強了賦體的抒情意味。歐陽修的成功嘗試,對文賦形式的確立具有里程碑的意義。其次,歐陽修對四六體也進行了革新。宋初的四六皆沿襲唐人舊制,西昆諸子更是嚴格遵守李商隱等人的“三十六體”。歐陽修雖也遵守舊制用四六體來寫公牘文書,但他常參用散體單行之古文筆法,且少用故事成語,不求對偶工切,從而給這種駢四儷六的文體注入了新的活力,他的《上隨州錢相公啟》、《蔡州乞致仕第二表》等都是宋代四六中的佳作。
        歐陽修的語言簡潔流暢,文氣紆徐委婉,創造了一種平易自然的新風格,在韓文的雄肆、柳文的峻切之外別開生面。例如《醉翁亭記》的開頭一段,語言平易曉暢,晶瑩秀潤,既簡潔凝練又圓融輕快,毫無滯澀窘迫之感。深沉的感慨和精當的議論都出之以委婉含蓄的語氣,娓娓而談,紆徐有致。這種平易近人的文風顯然更容易為讀者所接受,所以具有廣闊的發展前景,其后宋代散文的發展歷程就證明了這一點。黃庭堅很膜拜歐陽修,特別喜歡他的《醉翁亭記》,竟然把400字的《醉翁亭記》創作成《瑞鶴仙·環滁皆山也 》。歐文黃詞,文壇奇跡。  
          歐陽修的創作使散文的體裁更加豐富,功能更加完備。歐陽修散文創作的高度成就與其正確的古文理論相輔相成,從而開創了一代文風。 
        歐陽修領導的北宋古文運動取得完全成功,結束了駢文從南北朝以來長達六百年的統治地位,為以后元明清九百年間提供了一種便于論事說理、抒情述志的新型古文。歐陽修也成為一代文章宗師。  
        · 
        詞作
        · 
          歐陽修在政治生活中,剛勁正直,見義勇為,他的詩文和部分“雅詞”表現出其性格中的這個側面。而他的日常私生活,尤其是年輕時的生活,則頗風流放任。   因而也寫了一些帶“世俗之氣”的艷詞,其中有的比較庸俗,另一些內容和情調則比較健康,如《南歌子》(鳳髻金泥帶)、《玉樓春》(夜來枕上爭閑事)。此類詞作,體現出一種與五代詞追求語言富麗華美的貴族化傾向相異的審美趣味,而接近市民大眾的審美情趣。歐陽修一生宦海浮沉,曾三遭貶謫,仕途不像晏殊那么順利,對人生命運的變幻和官場的艱險有較深的體驗。表現這類情感的詞作雖然不太多,但畢竟顯示出一種新的創作方向,即詞既可以寫傳統的類型化的相思恨別,也能夠用以抒發作者自我獨特的人生體驗和心態。他有名的《朝中普·平山堂》(平山欄檻倚晴空)更展現出他瀟灑曠達的風神個性。這種樂觀曠達的人生態度和用詞來表現自我情懷的創作方式對后來的蘇軾有著直接的影響。
        歐陽修詞朝通俗化方向開拓的另一表現是,他借鑒和吸取了民歌的“定格聯章”等表現手法,創作了兩套分詠十二月節氣的《漁家傲》“鼓子詞”,這對后來蘇軾用聯章組詞的方式來抒情紀事頗有影響;而另外兩首《漁家傲》(“花底忽聞敲兩槳”和“荷葉田田清照水”)詞,分別寫采蓮女的浪漫歡樂和愛情苦惱,格調清新,也具有民歌風味。在宋代詞史上,歐陽修是主動向民歌學習的第一人,由此也造就了其詞清新明暢的藝術風格,歌詠潁州西湖的《采桑子十首》就集中體現出這種風格特征。  
        · 
        詩作
        · 
          歐陽修在變革文風的同時,也對詩風進行了革新。他重視韓愈詩歌的特點,并提出了“詩窮而后工”的詩歌理論。相對于西昆詩人的主張,歐陽修的詩論無疑含有重視生活內容的精神。歐陽修詩歌創作正是以扭轉西昆體脫離現實的不良傾向為指導思想的,這體現了宋代詩人對矯正晚唐五代詩風的最初自覺。
        歐詩中有一些以社會現實為題材的作品,如《食糟民》揭露了種糧的農民只能以酒糟充饑的不合理現實,《邊戶》描寫了宋遼邊境地區人民的不幸遭遇。但歐詩更重要的內容則是表現個人的生活經歷或抒發個人的情懷,以及對歷史題材的吟詠等。由于他的這類詩篇多含有很深的人生感慨,所以與西昆體的同類詩作有本質的區別。例如《戲答元珍》(春風疑不到天涯)。
        歐詩受韓愈的影響較大,主要體現于散文手法和議論入詩。然而歐詩并不對古人亦步亦趨,故仍然具有自家面目。歐詩中的議論往往能與敘事、抒情融為一體,所以得韓詩暢盡之致而避免了其枯燥艱澀之失。例如《再和明妃曲》議論精警,又富有情韻。歐詩的散文手法主要不是體現于句法上,而是借鑒散文的敘事手段,如《書懷感事寄梅圣俞》敘述宴游經歷,平直周詳,深得古文之妙。
        歐詩也學李白,主要得益于語言之清新流暢,這與歐詩特有的委婉平易的章法相結合,便形成了流麗宛轉的風格,例如《春日西湖寄謝法曹歌》,寫好友萬里相思和少去老來的感慨,時空跨度很大,情緒亦跌宕起落,然而文氣仍很宛轉,娓娓如訴家常。歐詩的成就不如歐文,但兩者的風格傾向是一致的,這種詩風顯然是對西昆體詩風的矯正。 
         

        其他成就

          經學方面,歐陽修研究《春秋》,能不拘守前人之說,有獨到見解;金石學為開辟之功,編輯和整理了周代至隋唐的金石器物、銘文碑刻上千,并撰寫成《集古錄跋尾》十卷四百多篇,簡稱《集古錄》,是今存最早的金石學著作。
        史學方面,歐陽修史學成就較高,除了參加修定《新唐書》250卷外,又自撰《五代史記》(《新五代史》),總結五代的歷史經驗,意在引為鑒戒。歐陽修書法亦著稱于世,其書法受顏真卿影響較深。朱熹說:“歐陽公作字如其為人,外若優游,中實剛勁”。
        農學方面,歐陽修曾遍訪民間,將洛陽牡丹的栽培歷史、種植技術、品種、花期以及賞花習俗等作了詳盡的考察和總結,撰寫了《洛陽牡丹記》一書,包括《花品序》、《花釋名》、《風俗記》三篇。書中列舉牡丹品種24種,是歷史上第一部具有重要學術價值的牡丹專著。  
        譜學方面,歐陽修開創了民間家譜學之先河,著有《歐陽氏譜圖序》,該文中詳細說明了歐陽修先世的遷移圖,即其先大禹到越國王族的脈絡,也描寫了八王之亂后,歐陽氏再度南遷江南,在南方各地族衍發展的歷程。  
         

        軼事典故


         

        嘉祐四真

          宋仁宗嘉祐(1056年—1063年)年間,富弼為相、歐陽修任翰林學士、包拯任御史中丞、胡瑗在太學任侍講,集天下之望。當時士大夫相傳道:“富公真宰相,歐陽永叔真翰林學士,包老真中丞,胡公真先生。”便有四真之名。  
         

        三上作文

          歐陽修曾對謝絳說:“我平生所作的文章,多半在‘三上’,即馬上、枕上、廁上。因為只有這樣才可以好好構思啊。”  
         

        新舊女婿

          歐陽修中進士時所娶的胥夫人,在二人新婚不久后便去世了。后來,歐陽修娶了名臣薛奎的四女。值得一提的是,薛奎的三女婿是與歐陽修一同參加殿試而獲得了狀元的王拱辰。后來,王拱辰的夫人去世,王拱辰又娶了薛奎的五女,繼續做薛家的女婿、歐陽修的連襟   。歐陽修為此寫詩調侃他說:“舊女婿為新女婿,大姨夫作小姨夫。 



        史料記載

        · 
        《宋史·卷三百一十九·列傳第七十八》  
        · 
        · 
        《東都事略·卷七十二·列傳五十五》  
        · 
         

        親屬成員


         

        父親

        歐陽觀,今江西吉安人。
         

        母親

        鄭氏,中國古代四大賢母之一。
         

        妻子

        前妻:胥氏,胥偃之女。
        繼室:薛氏,薛奎之女。
         

        人物評價

        總評

          歐陽修對有真才實學的后生極盡贊美,竭力推薦,使一大批當時還默默無聞的青年才俊脫穎而出,名垂后世,堪稱千古伯樂。不但包括蘇軾、蘇轍、曾鞏等文壇巨匠,還包括張載、程顥、呂大鈞等曠世大儒的出名與歐陽的學識、眼光和胸懷密不可分。他一生桃李滿天下,包拯、韓琦、文彥博、司馬光,都得到過他的激賞與推薦。“唐宋八大家”,宋代五人均出自他的門下,而且都是以布衣之身被他相中、提攜而名揚天下。  
        歐陽修在中國文學史上有重要的地位,他大力倡導詩文革新運動,改革了唐末到宋初的形式主義文風和詩風,取得了顯著成績。由于他在政治上的地位和散文創作上的巨大成就,使他在宋代的地位有似于唐代的韓愈。他薦拔和指導了王安石、曾鞏、蘇洵、蘇軾、蘇轍等散文家,對他們的散文創作發生過很大影響。他的平易文風,還一直影響到元、明、清各代。  
        歐陽修在傳統文化的重重束縛下掙扎著表現自我。他淡視名利,無欲則剛,其目的也是為維護社會穩定,但他不是“守常”而是“圖新”。   學術上對當時僵化風尚和陳舊價值觀進行抵制和反撥。在當時隨波逐流,人人自保的人文環境中,歐陽修身居高位,仍堅守大節,保持人格尊嚴,體現自我的人生價值,對習慣勢力和庸俗無聊的生存狀態進行抵拒,對社會責任自覺地擔當。從他身上,我們可以吸取勇于擔當的因子,來培育抵拒庸俗、無聊的抗體。這也是今天紀念歐陽修的重要意義所在。  
        正是歐陽修堪為人師的道德文章,才有薪火相傳的蘇門四學士的黃庭堅、秦觀、晁補之、張耒,才有了曾鞏、曾布昆仲,才有了“中國十一世紀最偉大的改革家”王安石。是歐陽修奠基了宋代文化盛世的基礎。
         

        歷代評價

        趙禎:如歐陽修者,何處得來? 

        蘇洵:執事之文,紆余委備,往復百折,而條達疏暢,無所間斷;氣盡語極,急言竭論,而容與閑易,無艱難勞苦之態。……惟要翱之文,其味黯然而長,其光油然而幽,俯仰揖讓,有執事之態。陸贄之文,遣言措意,切近的當,有執事之實。而執事之才,又自有過人者;蓋執事之文,非孟子韓子之文,而歐陽子之文也。  

        王安石:①如公器質之深厚,知識之高遠,而輔學術之精微,故充于文章,見于議論,豪健俊偉,怪巧瑰琦。其積于中者,浩如江河之停蓄;其發于外者,爛如日月之光輝。其清音幽韻,凄如飄風急雨之驟至;其雄辭閎辯,快如輕車駿馬之奔馳。世之學者,無問識與不識,而讀其文,則其人可知。②天下之無賢不肖,且猶為涕泣而歔欷,而況朝士大夫平昔游從,又予心之所向慕而瞻依。  

        蘇軾:①三過平山堂下,半生彈指聲中。十年不見老仙翁,壁上龍蛇飛動。欲吊文章太守,仍歌楊柳春風。休言萬事轉頭空,未轉頭時皆夢。②論大道似韓愈,論事似陸贄,記事似司馬遷,詩賦似李白。  

        張蕓叟:歐陽永叔如春服乍成,釃酒初熟,登山臨水,竟日忘歸。 

        曾慥:歐陽公一代儒宗,風流自命。詞章窈眇,世所矜式。乃小人或作艷曲,謬為公詞。  

        王稱:斯文,古今大事也,天未嘗輕以畀人。然自孔子以來,千有余載之間,得其正傳者,僅四五人而已??鬃蛹葲],而孟子生;孟子之后,有荀卿;荀卿之后,而揚雄出;雄之后,而韓愈繼;愈之后,而修得其傳。其所以明道秘而息邪說,立化本而振儒風,邃然以所學入發,為朝廷之論議,志得道行,沛然有余,則功利之及于物者,蓋天之所畀也。故天下尊仰之如泰山大河,日月所不能磨而竭矣。  
        敖陶孫:歐公如四瑚八璉,止可施之宗廟。 

        朱熹:歐陽公作字如其為人,外若優游,中實剛勁。
        羅大經:馮延巳詞,晏同叔得其俊,歐陽修得其深。

        脫脫:三代而降,薄乎秦、漢,文章雖與時盛衰,而藹如其言,曄如其光,皦如其音,蓋均有先王之遺烈。涉晉、魏而弊,至唐韓愈氏振起之。唐之文,涉五季而弊,至宋歐陽修又振起之。挽百川之頹波,息千古之邪說,使斯文之正氣,可以羽翼大道,扶持人心,此兩人之力也。愈不獲用,修用矣,亦弗克究其所為,可為世道惜也哉!  

        謝肇淛:宋之人物,若王沂公、李文正、司馬溫公之相業,寇萊公、趙忠定之應變,韓魏公之德量,李綱、宗澤之撥亂,狄青、曹瑋、岳飛、韓世忠之將略,程明道、朱晦庵之真儒,歐陽永叔、蘇子瞻之文章,洪忠宣、文信國之忠義,皆灼無可議,而且有用于時者,其它瑕瑜不掩,蓋難言之矣。  

        賀裳:有功于文,有罪于詩。  

        石韞玉:論道議事,追韓繼陸。歸田集古,學問淹博。

        尤展成:六一婉麗,實妙于蘇。歐陽公雖游戲作小詞,亦無愧唐人。

        曾國藩:古人稱立德、立功、立言為三不朽。立德最難,自周漢以后,罕見德傳者。立功如蕭、曹、房、杜、郭、李、韓、岳,立言如馬、班、韓、歐、李、杜、蘇、黃,古今曾有幾人?  

        陳淡野:人亦一器也,莫不各有其量。如天地之量,圣賢帝王之所效焉。山岳江海之量,公侯卿相之所則焉。古夷齊有容人之大量,孟夫子有浩然之氣量,范文正公有濟世之德量,郭子儀有福量,諸葛武侯有智量,歐陽永叔有才量,呂蒙正有度量,趙子龍有膽量,李德裕有力量,此皆遠大之器。  

        馮煦:疏雋開子野,深婉開少游。  

        蔡東藩:宋臣專喜迂論,與晉代之清談,幾乎相同,其不即亂亡者,賴有一二大臣為之主持耳。英宗雖入嗣仁宗,纘承大統,而其本生父則固濮王也。以本生父稱皇伯,毋乃不倫!歐陽修援引禮經,謂應稱親降服,議固甚當,韓琦即據以定議,于稱親之議,則請行之,于稱皇稱后之議,則請辭之,最得公私兩全之道……微韓魏公諸人,宋室恐早不綱矣。蓋輿論與清談,其足致亂亡一也。 

        錢基博:自宋初柳開、穆修以迄石介、尹洙、蘇舜欽、歐陽修、梅堯臣、王安石、曾鞏、蘇洵及其子軾、轍兄弟、秦觀、張耒、黃庭堅、陳師道,氣必疏快而力祛茂興,與發宋文之機利,而以殊于唐格者也。……然惟歐陽修,碑傳議論,兼能并擅。……惟歐陽修之容與閑易,蘇軾之條達疏暢,雖是急言竭論,而無艱難勞苦之態;大而萬言之書,短則數行之記,一以自在出之,抑揚爽朗,行所無事;此則宋人之所特長,而開前古未有之蹊徑者也。然歐陽修早習四六以取科第,而排比綺靡,心有不慊;遂以古文之頓挫,用之儷體之整對,而異軍別張,語必老到,無一毫嫵媚之態;妙造目然,無用事用句之癖。……詩則歐陽修以韓學杜,以文為詩,仗氣愛奇。……詞則歐陽修以蜀詞化南唐,抒深婉以疏俊,清新閑逸。……然則有宋文學之所以繼往開來,而自成一代者,歐陽修、蘇軾,或推之,或挽之,后先濟美以有成功也。  

        郭紹虞:詩話之稱,固始于歐陽修,即詩話之體,亦可謂創自歐陽氏矣。
        吉川幸次郎:他在學問文章方面的名聲,以及在政治上的地位影響,與日俱增,至于眾莫能及的地步。……不但在政治上,在文化上也是當代最高的領袖人物。  

        陶德文:以其多方面的才華鶴立于同時代的文人中,……其光華始終超越群星。  
        宇文所安:歐陽修的淵博和睿智,可與英語文學中的塞繆爾·約翰遜相提并論。 
         
         

      中華地方志友情鏈接:淼眾科技

      聯系我們?????? 提交建議??????網上商店

      Copyright@2002-2016 www.qidian.com All Right Reserved版權所有 云南劍嘉文化信息傳播有限公司

      滇B2-20080046 滇網文[2015]0081-031 新出網證(滇)字010 滇ICP備08017520號-1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盜版作品,一經發現,即作刪除!客服電話:0871-65650853

      国产精品1区2区_国产亚卅精品无码_亚洲国产日本成人在线_久久久久久国产精品视频
      <video id="op0lx"><ins id="op0lx"><table id="op0lx"></table></ins></video><video id="op0lx"></video>

      <u id="op0lx"></u>
      <i id="op0lx"><form id="op0lx"></form></i>
      <wbr id="op0lx"><ins id="op0lx"><table id="op0lx"></table></ins></wbr>
      <wbr id="op0lx"></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