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op0lx"><ins id="op0lx"><table id="op0lx"></table></ins></video><video id="op0lx"></video>

<u id="op0lx"></u>
<i id="op0lx"><form id="op0lx"></form></i>
    <wbr id="op0lx"><ins id="op0lx"><table id="op0lx"></table></ins></wbr>
    <wbr id="op0lx"></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修志心得 >

      • 楊帆:地方綜合年鑒編纂如何突出地域特色

        ——以4部中國精品年鑒和《東方年鑒》為例

          摘 要 濃郁、鮮明的地域特色是一部年鑒保持獨立性、增強可讀性的關鍵。通過多種表現形式,準確、充分地增強年鑒地域特色是提升年鑒質量的必由之路,也是創建中國精品年鑒的客觀要求?!哆B云港年鑒(2019)》等4部中國精品年鑒,充分把握地域上的差異性、特殊性,將自然、人文等綜合因素融入到框架設計、專題組圖、記述內容、封面設計等各個方面,起到了展示地域特色、豐富記述內容、增強可讀性的作用,值得廣大年鑒工作者深入研究借鑒。
          關鍵詞 中國精品年鑒 地域特色 可讀性
          年鑒的地域特色是一個地區政治、經濟、文化、環境、社會等方面年度變化的集中客觀反映。彰顯地域特色是地方綜合年鑒作為官書的基本功能,也是保持自身獨特性和生命力的關鍵,能否突出地域特色是衡量一部地方綜合年鑒優劣的重要因素。編纂地方綜合年鑒應當充分考慮其地域的差異性、特殊性,把握地域內所涵蓋的自然、人文等綜合因素的特色,展現地域獨有文化特質,讓讀者充分領略與眾不同的人文風情。
          “精品年鑒品讀季”活動的舉辦,讓全國廣大年鑒工作者有了一次“讀、學、編”相結合的親身體驗?!哆B云港年鑒(2019)》《長沙年鑒(2020)》《北京朝陽年鑒(2020)》《孝義年鑒(2020)》4部推薦品讀的中國精品年鑒,無論是框架設計、專題組圖,還是分條記述大事要事特事、封面設計等方面,均能讓讀者直觀感受到年鑒工作者為突出地域特色所付出的心血,為今后的年鑒編纂工作提供了較好的參考借鑒。筆者通過對比4部中國精品年鑒的內容設置,并結合《東方年鑒》的編纂實踐,從框架設計、專題圖片、記述內容、封面設計4個方面對如何突出年鑒的地域特色進行探討。
          一、框架設計體現地域特色 
          年鑒的框架,好比風箏的骨架。風箏的骨架可以起到固定、支撐整個風箏的作用,而年鑒的框架則是承載年鑒內容的主體。每個市、縣、區因其經濟和社會發展情況各不相同,政府中心工作重心各有側重,所以在編纂地方綜合年鑒時,框架設計不宜全盤模仿其他精品年鑒,而應當與本地的經濟、社會發展情況相對應。“沿海城市年鑒框架結構就要具有與沿海經濟社會發展特點相對應的特征,產業聚集城市的年鑒框架結構就要具有與城市產業發展格局相對應的特征,區位優勢比較明顯的城市年鑒框架結構就要具有與其相對應的區域優勢特征,歷史文化資源優勢比較明顯的城市年鑒框架結構要具有與其相對應的歷史文化資源優勢特征。”
          4部中國精品年鑒中,《北京朝陽年鑒(2020)》和《孝義年鑒(2020)》設置“社會生活”類目,《長沙年鑒(2020)》設置“人民生活”類目。通過考察以上3部年鑒的框架設計,便能感受得到編纂者有意識地將本地的人民生活水平展現出來。盡管框架設計上存在共性,但從類目下所設置的不同分目及條目來看,所承載的內容又不盡相同。例如,《北京朝陽年鑒(2020)》“社會生活”類目下設“居民收支”“民政”“社會建設管理”“人力資源管理”“就業”“社會保障”“民族宗教”“老齡事業”“殘疾人事業”“紅十字會活動”“慈善事業”“精神文明建設”等分目,記述北京市朝陽區的民生狀況;《孝義年鑒(2020)》“社會生活”類目下設“人口”“勞動就業”“社會保險”“社會救助”“福利事業”“擁軍優撫”“社會事務”“殘疾人服務與保障”等分目,記述孝義市人社、民政等部門主管的跟民生相關的事務;《長沙年鑒(2020)》“人民生活”類目下設“人口家庭”“就業創業”“脫貧攻堅”“移民開發”“居民收入消費水平”“社會保險”“社會救助”“社會福利”“住房保障”“退役軍人事務”“社區建設”“社會組織管理”“民族宗教事務”等分目,著力反映長沙市的民生狀況。其中,《北京朝陽年鑒(2020)》在“社會生活”類目下設“精神文明建設”分目,此做法雖算不上創新實踐,但該分目下設的“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設陣地聯盟”“‘我心中的2020’作品征集展演”等條目,又著實讓讀者領略到了不一樣的精神文明建設內涵。
          文化部類是地方綜合年鑒較容易突出地域特色的部分。4部中國精品年鑒中,《北京朝陽年鑒(2020)》“文化”類目下設“文化創意產業”分目,圍繞“百園工程”培訓、文創產業博覽會、國際文化產業園區發展論壇、索尼音樂人入駐國家文創實驗區、文化產業經營管理培訓、文化創意產業人才培養等相關內容逐條記述,讓讀者大開眼界?!哆B云港年鑒(2019)》《長沙年鑒(2020)》《孝義年鑒(2020)》則在“文化”類目下設“社會科學”或“社科研究”分目,系統地記述本市的社會科學相關工作與活動,尤其是《連云港年鑒(2019)》“社會科學”分目下設“《西游記》文化研究”“徐福研究”“‘連云港學派’建設”等條目,這種設置別具特色。然而,一些縣區級綜合年鑒仍然存在未將社會科學納入主體框架的情況。究其原因,表面上是相關文化主管部門未提供詳實的資料,實則是統稿者的失誤。針對相關問題,提前加強與文化主管部門的有效溝通,主動索要相關資料是今后應當著力去做的事情。
          經濟部類在地方綜合年鑒中的份量較重。4部中國精品年鑒中,《連云港年鑒(2019)》將“海洋經濟”與“開放型經濟”設置為類目的做法較為新穎,使讀者通過目錄便能很直觀地聯想到“山海港城”的經濟發展狀況。該做法值得全國瀕海城市綜合年鑒學習借鑒。聯想到當前海南自貿港建設正如火如荼,海南省各市縣綜合年鑒已將“自貿港建設”升格為類目,與《連云港年鑒(2019)》的做法異曲同工。
          打贏脫貧攻堅戰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必然選擇,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的必由之路。但每個地方經濟發展情況不同,扶貧力度自然有別。4部中國精品年鑒在記述打贏脫貧攻堅戰上,份量也存在著較大差別。其中,《孝義年鑒(2020)》設“脫貧攻堅”類目;《長沙年鑒(2020)》在“人民生活”類目下設“脫貧攻堅”分目;《連云港年鑒(2019)》在“鄉村建設”類目下設“精準扶貧”分目;《北京朝陽年鑒(2020)》未將脫貧攻堅納入框架,只是在“人民生活”類目下的各分目中分散記述社會救助相關內容。通過4部中國精品年鑒對扶貧工作的不同處理方式,可以對各地經濟、社會發展的狀況有一個初步判斷。同樣,海南省各市縣均將脫貧攻堅列為政府中心工作之一,有的市縣在編纂綜合年鑒時也有意識地將扶貧工作升格為類目來記述??梢?,實事求是地記述,不刻意回避,便是展現特色的最好方式。
          此外,將與其他地方相比別具特色的政府中心工作升格為類目,也能體現出地域特色。如《連云港年鑒(2019)》設“參與‘一帶一路’建設”類目,就是一個很好的范例。在這一方面,《東方年鑒》編纂人員也有著一定的實踐體驗。東方市從2017年開始創建全國文明城市、全國衛生城市及全國雙擁模范城,每年都堅持設置“‘三創’工作”類目來記述。2020年東方市成功創建成全國雙擁模范城后,又將“‘三創’工作”的內容調整為創建全國文明城市、全國衛生城市及全國生態示范市,但仍然保留“‘三創’工作”這一類目。
          二、專題圖片展示地域特色 
          地方綜合年鑒發展到今天,通過卷首專題圖片充分展示地域特色已成為一種共識。有的編纂者習慣將地域特色圖片融入反映經濟、社會發展的各類記述內容,有的編纂者則直接設置具有濃郁地域特色的卷首專題圖片,供讀者清晰直觀地領略不一樣的風土人情。
          通過品讀4部中國精品年鑒,可以看出編纂者們在卷首專題圖片的編排上下了功夫。從挖掘地域特色的重心來看,4部年鑒各有側重,各具特色。例如,《孝義年鑒(2020)》通過“旅游休閑度假區”“森林公園”“濕地公園”等專題來展示孝義市生態建設成就;通過“體育盛事”“非遺傳承”“旅游盛景”“文化掠影”等專題來展示孝義市人民的文化生活水平?!堕L沙年鑒(2020)》通過設置“夜經濟”專題,展示長沙城市之夜的魅力,從側面講述長沙人民的安居樂業;通過“老照片”專題來講述新中國70年來長沙市發展變化的故事,令讀者印象深刻?!哆B云港年鑒(2019)》所選錄的每一張圖片,幾乎都是圍繞著連云港“生態、智慧、健康、文明”的城市建設成就,向讀者釋放出“山海港城”的無限魅力。通過設置卷首專題圖片來緬懷執勤時不幸去世的開山縣民兵哨所所長王繼才,借此歌頌“最美奮斗者”“人民楷模”。相對而言,朝陽區屬首都北京的一個區,因地理上的特殊性注定其在生態環境等方面不具備優勢?!侗本┏柲觇b(2020)》卷首專題圖片的設置揚長避短,通過設置“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慶?;顒?rdquo;“助力冬奧”“社會建設”“文化建設”“友好往來”等專題,傳遞積極、陽光的居民生活。
          隨著年鑒事業的不斷發展,卷首專題圖片的重要性日益增強,需求隨之增長。所以,圖片資料的來源成為年鑒編纂者需要解決的一個問題?!稏|方年鑒》在2019年改版前,都是依靠各供稿單位及宣傳、文旅、電視臺等部門提供圖片,可以選擇的內容較為有限,效果很不理想。造成這種尷尬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各供稿單位并未養成收藏圖片的習慣,也缺乏相對專業的攝影者;二是宣傳部門的宣傳項目幾乎都是外包,自已很少收藏適合收錄于地方綜合年鑒的精美圖片;三是地方電視臺雖然逢大型活動必到場,但側重于錄像而非拍照,能提供的照片也不多。
          實踐證明,有計劃地提前準備圖片,比臨時搜羅照片更行之有效?!稏|方年鑒》自2019年改版后,在征集圖片方面進行新的嘗試,加強與本地攝影家協會會員的合作,提前一年邀約攝影家們對年度自貿港建設相關的大項目開工及大項目簽約進行跟拍;對各種晚會和大型文體育活動現場進行跟拍;對黎錦文化相關的織錦活動、傳承等進行深挖;對花梨文化相關的基地、木器等進行深挖;對生態環境相關的各種元素進行深挖,很大程度上解決了“好照片難求”的問題,設置能夠充分展示東方特色魅力的3個卷首專題圖片,即“生態東方”“中國黎錦之鄉”“花梨之鄉”。其中“生態東方”專題圍繞全國生態文明示范市創建、宜居宜業宜游熱帶濱海城市、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等內容選圖,充分展示東方市作為“康養天堂”的魅力;“中國黎錦之鄉”專題充分挖掘黎錦紡織技藝傳承、保護等主題;“花梨之鄉”專題不斷深入挖掘,包括花梨種植基地、花梨木器、花梨文化活動等,向世界展示東方花梨文化,傳遞“世界花梨看中國,中國花梨在海南,海南花梨數東方”的理念。
          近年來,在卷首專題圖片前增設一面“榮譽墻”也成為一些地方綜合年鑒展示地域特色的方式之一。例如,《長沙年鑒(2020)》設“長沙榮譽”,特別展示2019年長沙市所獲得的全國性榮譽,諸如“中國國際化營商環境建設標桿城市”“中國最具幸福感城市”“中國十大夜經濟影響力城市”等;《孝義年鑒(2020)》設“城市名片”,記述孝義市在全國經濟、科技、小康指數等方面的排名,以及全國文明城市、國家園林城市、國家衛生城市等。盡管二者所取的標題不同,但通過榮譽墻展示地域特色的做法,顯然都產生了不錯的效果。
          三、記述內容突出地域特色 
          一部好的地方綜合年鑒,條目所記述的內容除了具有共性外,還應當具有各自的個性。過去供稿單位交來的稿件大多是各單位或部門所開展的日常工作,動態內容記述較少,甚至有將往年所開展的工作總結稍稍修改一下數據便拿來交差,而年內新開展的工作被忽略,往往導致共性有余,個性不足,地域特色自然難以體現出來。另外,在具體年鑒編纂過程中,由于供稿單位撰稿人員經常更換,新來的撰稿人員往往把握不住“大事要事特事”標準,所以各供稿單位在提交年鑒稿件的同時,若能一并提供該單位年內所開展的各種活動的總結報告,再由統稿人員來把握入鑒的尺度,這樣基本上“大事要事特事”就不會遺漏。
          通過記述內容來突出地域特色,每部中國精品年鑒的記述各有差異?!堕L沙年鑒(2020)》有一個做法很值得借鑒,即在個別條目記述結束后,增加相關閱讀延伸內容。如“文化”類目“文化遺產保護”分目,在介紹完概況后,增設一條延伸閱讀——雨花非遺館“非遺+旅游”融合優秀案例。
          地方綜合年鑒的“教育”類目基本上都會圍繞教育行政、師資隊伍、學前教育、基礎教育、特殊教育、高等教育、職業教育、繼續教育等相關內容來記述。然而,《北京朝陽年鑒(2020)》在“教育”類目下設“素質教育”分目,再圍繞年內所開展的科技進校園、校園體育、校園社團、校園勞動教育等相關活動進行逐條記述,這種創新使讀者感到耳目一新。
          年鑒編纂過程中將一些傳統地方特色產業收錄進去,同樣是突出地域特色的一大加分項。如《長沙年鑒(2020)》“工業·建筑業”類目下設“煙花爆竹業”分目,圍繞政策調控、科技創新、文化創意、市場開拓、國際花炮文化節、花炮“技藝匠人”評選等活動與煙花爆竹相關的生產經營及相關文化活動情況進行逐條記述。“2019年,瀏陽市煙花爆竹產業集群實現總產值241.1億元”,其中,“‘瀏陽花炮’文化品牌價值為1071.4億元”?!堕L沙年鑒(2020)》“商貿服務業”類目下設“居民服務業”分目,雖然并非獨創,但結合其具體內容來看,對“長沙米粉”和“大眾點評必吃街落地”的記述,也給讀者留下深刻印象。
          除了條目所記述的內容能彰顯地域特色外,“特載”或“專文”也能突出地域特色。例如,《北京朝陽年鑒(2020)》特別記載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受閱女民兵代表張曉菲在“讓青春為祖國綻放”網上主題團日活動中的宣講專文《以身許黨許國付出無悔青春》,而不再刊載各種年度總結報告,讓讀者耳目一新;《連云港年鑒(2019)》特載守島衛國32年的“最美奮斗者”王繼才,進一步彰顯“山海港城”的人文之美;《長沙年鑒(2020)》特載長沙市鄉村振興戰略等各項工作紀實,這種做法也獨具特色?!缎⒘x年鑒(2020)》依然采用傳統記述方法,特載市委和政府工作報告作為開篇,雖然不能說這種傳統記述方法便是錯誤的,但特載或專輯后的“市情概覽”中還會記述到經濟和社會發展相關內容,由于相關材料都是從黨委和政府的年度工作報告中提煉而來,顯得有些重復。
          四、封面設計濃縮地域特色 
          封面是一部地方綜合年鑒的門面。擁有與眾不同的封面設計立意,便能通過視覺上的第一印象,讓讀者產生想要翻閱的欲望。所以,設計一版能夠高度濃縮地域特色的封面尤為重要,而且這種屬于自己的特色風格也應當長期保持。
          通常,精品年鑒的封面圖案設計都很簡潔、淡雅,寥寥數筆便將地方特色文化融入其中。4部中國精品年鑒的封面除了圖案設計簡潔外,還多采用凹凸壓印工藝。例如,《連云港年鑒(2019)》封面所設計的圖案是新亞歐大陸橋東端起點的標志,充分濃縮一個港口城市的歷史人文精華,地域特色濃郁?!堕L沙年鑒(2020)》的封面圖案選擇的是古城城樓天心閣,屬長沙市重要名勝之一,同樣具有地域特色?!缎⒘x年鑒(2020)》的做法又有不同,直接壓印出“孝義”二字,讓人不禁聯想到該市推崇的“忠孝節義、行孝重義”文化。相較上述3部年鑒而言,《北京朝陽年鑒(2020)》壓印于封面的圖案是結合政區圖來設計,較為簡潔,也能一定程度上引發讀者的聯想,但在傳遞編纂者的設計立意上,引起讀者共鳴的效果相對要弱一些。當然,精美的裝幀也需要經濟條件作為支撐?!稏|方年鑒》在封面設計思路上已經形成了自己的風格,堅持走“中國黎錦之鄉”的民族特色之路,每年在封面上保留黎族大力神圖騰和甘工鳥圖騰。但由于地方財政困難,進一步實施更改封面設計的計劃也面臨壓力。
          五、結 語 
          能否彰顯地域特色是衡量一部地方綜合年鑒編纂質量的重要因素,在年鑒編纂過程中應予以更多關注。通過品讀4部中國精品年鑒,感受其與時俱進的編纂理念,遵守年鑒編纂的有關規范,體現年鑒特色與可讀性的具體做法,特別是其通過框架設計、卷首專題圖片、內容記述、封面設計等多方面的實踐創新來突出地域特色,為打造地域特色濃郁的高品質年鑒提供借鑒。要將突出年鑒地域特色的理念融入年鑒編纂全過程,充分考慮其地域的差異性、特殊性,了解地情、分析地情,并結合年度重點工作,通過多種體裁與形式展現地域獨有的文化特質,打造響亮的地域文化名片。要從發揮好年鑒存史、育人、資政功能的角度認識突出年鑒地域特色的重要作用,一部饒有地域特色的地方綜合年鑒既是該地域各方面情況的年度資料性文獻,又可作為開展愛黨愛國愛家鄉教育的重要教材,還可為該地域文化、旅游等方面提供相關資料支撐。綜上所述,突出年鑒地域特色是一部高品質年鑒的必備要素,要將這一理念融入年鑒編纂實踐中,并在編纂年鑒的同時思考如何發揮好年鑒的功能,如此不斷創新實踐,探索出更多能夠體現年鑒地域特色的辦法和途徑,不斷提升年鑒編纂質量和水平,推動年鑒事業高質量發展。
          注釋略
          楊帆,男,海南省東方市人,東方市史志研究室工作人員,主要研究方向為方志學、年鑒學。
         ?。ㄞD載:《中國年鑒研究》2023年第2期)

      中華地方志友情鏈接:淼眾科技

      聯系我們?????? 提交建議??????網上商店

      Copyright@2002-2016 www.qidian.com All Right Reserved版權所有 云南劍嘉文化信息傳播有限公司

      滇B2-20080046 滇網文[2015]0081-031 新出網證(滇)字010 滇ICP備08017520號-1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盜版作品,一經發現,即作刪除!客服電話:0871-65650853

      国产精品1区2区_国产亚卅精品无码_亚洲国产日本成人在线_久久久久久国产精品视频
      <video id="op0lx"><ins id="op0lx"><table id="op0lx"></table></ins></video><video id="op0lx"></video>

      <u id="op0lx"></u>
      <i id="op0lx"><form id="op0lx"></form></i>
      <wbr id="op0lx"><ins id="op0lx"><table id="op0lx"></table></ins></wbr>
      <wbr id="op0lx"></wbr>